张善孖 编辑

张善孖(1882~1940),男,中国四川内江人,名泽,字善 ,一作善子,又作善之,号虎痴。现代名画家,张大千的二哥,画虎大师。少年从母学画,曾拜李瑞清门下,喜爱武术,跟其弟张大千一师从心意拳大师宝鼎习心意拳及内功十三段。
中文名
张善孖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四川内江
出生日期
1882年
逝世日期
1940年
职    业
现代名画家
主要成就
与张大千昆仲创立“大风堂画派” 
美国纽约福亨大学荣誉法学博士 
曾任四川陆军少将旅长 
纽约美术专门学校荣誉教授

人物生平

编辑
1917年
与大千一道东渡日本,回国曾任上海美专教授。与张大千同寓上海,领袖
张善子及家人与“虎儿”合影张善子及家人与“虎儿”合影
风雅,有“二雅”之目。精鉴赏,富收藏。并与黄宾虹、马企周等八人组织烂漫社。游历名山大川,攀登五岳,三游黄山。抗日战争后,游美,举行画展,组织募捐。返国卒于重庆,年仅59岁。张善子善山水、花卉、走兽、尤精画虎。豢虎以供写生,写虎各种形态。作品精妙沉雄,尤著神韵。并画 有《金陵十二钗图》,各摘《西厢记》询句题之。如“临去波那一转”,“怎不回过脸来”,“终日价情思睡昏昏”等以寓美人猛虎之意。[2] 
抗战时期
沿海各大都市的美术工作者纷纷内迁重庆,使重庆美术界迅速兴旺起来。中华全国美术协会等全国性美术团体有5个之多,有影响的美术展览频繁,抗日宣传效果显著。
战时把国画运用于宣传抗日,而且收到很好效果的,是内江人著名画家张善孖 和张大千两兄弟。张善孖善画虎。为了能随时观察虎的形态、习性,便于对虎写生、描画, 他寓居苏州网师园时,曾在家里精心养了一只小老虎。其自号“虎痴”,人皆尊其为“虎公”。
张善孖宣传抗日救亡的国画多取材于中国历史上的爱国故事和爱国英雄人物。如《苏武牧羊 》、《精忠报国》、《文天祥正气歌图》等。他创作的《双马齐驱》图,热情表现和称颂国共合作。而对当时日本飞机狂轰滥炸重庆,
张善子画作《童儿与虎》张善子画作《童儿与虎》
张善子把愤恨凝诸笔端,画了一幅猛虎扑日图。 图上正画的是28只斑斓猛虎,奔腾跳跃,正扑向一丝落日。老虎象征着当时中国的28个行省 生气勃勃;落日代表日本,奄奄一息。此画题为“怒吼吧,中国!”并在画的左下角题道: “雄大王风,一放怒吼;威撼河山,势吞小丑!”充分表达了全国人民坚决打败日本帝国主 义的气概和决心,是一幅宣传民族精神、鼓舞抗战士气的优秀国画。时人评述,张善孖的抗 日内容的国画,是美术界在国画形式上开抗日宣传画先河的作品。(上图为下山虎)
张善孖的八弟张大千早年就读于重庆求精中学。后在国内外学习书画,参加画展。1941年起 ,张大千用两年时间在敦煌临摹壁画,摹成壁画200余件,随即在重庆、成都举行临摹敦煌 壁画展览,获得很大成功。[2] 
1938年底
张善孖在周恩来、林森、许世英等人的赞助下,带着自己和其弟张大千的作品共 180多件出国举办画展,募集抗日捐款。先后在法国、美国展出,前后约两年,举办100多次 画展,共募得捐款20余万美元,全部寄回国内支援抗战。
1940年初
美国空军上校陈纳德率美空军志愿队援华作战,张善孖嘉其行,画《飞虎图》赠 陈纳德。陈即将志愿队改名为“飞虎队”,并按《飞虎图》做了许多旗帜和徽章分发部下, 以鼓舞战士。后来“飞虎队”在华作战十分勇敢,连连重创日机,日军飞行员闻风丧胆。 陈纳德对《飞虎图》原图更加珍惜,视同拱璧。现该图藏于美国国家博物馆。

创立画派

编辑

张善孖自幼好学,性情刚毅,童年从祖母习画,稍长游侠仗义,广交友人。1

张善子、张大千昆仲调教虎张善子、张大千昆仲调教虎

925年他身在仕途,因先祖父怀忠在松江逝世,乃辞去一切职务,到上海奔丧,并与弟大千磋商弃政专攻书画,以笔墨为生。大千先叔生性好动,聪明颖慧,读书习画,审视景点过目不忘,闻兄长决心不做官,欣喜之极,便共议画室名称。先伯父善孖一向崇敬由亭长起事,后统一天下的刘邦,尤对其《大风歌》之“大风”二字感兴趣;而先叔大千素来敬仰清初大画家张大风诗词歌赋造诣良深,山水、人物、花鸟、肖像、金石诸艺无所不精,这一见解亦包括了“大风”二字在其中(先叔大千所画高士形象,大都出自张大风)。两兄弟为此不谋而巧合。是时先伯父丽诚,先父文修也因祖父逝世在沪,一致同意采取“大风堂”三字为张氏弟兄画室名称。当时张氏住宅是上海法租界西门路169号。自那时起始,先伯叔父不论其旅次天涯海角,创作书画大多题款有“写于大风堂”字样,或盖有大风堂印章。至于先叔父张大千具体何时起用大风堂题署,不详,但据资料显示,1925年春他在《题山水图》诗中便具款有“大千居士爰大风堂下。”

人物年表

编辑

10岁入私塾读书,课余时即随母学习绘画,后进内江师范学堂学习。曾任教于内江小学和内江中学。
  1903年东渡日本,先入明治大学经济科学习,后因爱好绘画,又入该校美术专修科。
  1905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成立,旋即加入。
  1907年归国后,参加了同盟会的革命活动,曾任四川省咨议局议员。辛亥革命后,任蜀军第二师第二旅少将旅长。后因反对袁世凯复辟称帝,被通缉,而再次出亡日本。
  1919年返川,先后任乐至、南部、阆中、乐山、蓬溪、遂宁、三台等县盐场知事。
  1924年调北京,历任总统府咨议、财政部佥事、国务院咨议、直鲁豫巡阅使署顾问等职。
  1927年因愤于官场腐败,毅然辞去一切职务,归隐上海,与八弟大千以书画售世维生。在一生中,最喜画虎,也最擅画虎。

张善孖张善孖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到武汉得知国共第二次合作已经形成,极为兴奋,当即创作巨幅国画《怒吼吧,中国》。
  1937年底抵达重庆,被聘为国民政府赈济委员会委员。1938年又赴昆明,埋首绘画,并连续创作了《弦高犒师》、《苏武牧羊》、《精忠报国》、《文天祥正气歌》等许多优秀作品,宣扬抗日救国,并在各地巡回展览。
  1938年回到重庆,接受国民政府的委托,出国宣传募捐。
  1939年——1940年先后在法国、美国举办画展和讲演,宣传介绍中国人民抗日斗争。在出国宣传近两年中,共举办100多次画展,前后所得捐款共达美金20多万元,其中个人义卖画虎就得款10多万美元,并且美国纽约佛恩大学特赠他名誉法学博士学位,华盛顿黑人大学、芝加哥艺术学院、哥伦比亚艺术学院等校也纷纷聘请他担任名誉教授。
  1940年9月抱病归国,受到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与高度评价。回国后又日夜举行报告会,介绍世界抗战局势。
  由于长期过度劳累,1940年10月20日病逝于重庆歌乐山。以“虎痴”为绰号的张善孖先生闻名神州,享誉世界,而且是一位忠贞的爱国画家。

抗日志士

编辑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上海、南京相继失陷,张善孖誓死不做亡国奴,毅然抛弃了财产和收藏,离开苏州网狮园,先到安徽郎溪,再回四川重庆,继赴云南昆明。在战火中,他平生所藏古代名人字画几乎丧失殆尽。他曾对友人说:“丈夫值此机会,应国而忘家。生平收藏存在苏州网狮园内,皆弃之如土,以今日第一事为救国家于危亡;万一国家不保,虽富拥百城,又有何用?恨我不是猛士,不能执干戈于疆场,今将以我的画笔写出我的忠愤,来激励志士,为海内艺苑同人倡!”
在艰辛西撤的道路上,他的画笔从未停止过。无论在颠沛的旅途中,还是在客栈昏黄的灯光下,张善孖画了很多虎,分赠给前方将士和友人,鼓励他们发扬雄风,奋勇杀敌。到达武汉后,张善孖买了一块长两丈,宽一丈二尺的白布,张挂墙上,构思创作巨幅图画“怒吼吧,中国”。不久,日军迫近武汉,空袭不断,张善孖又撤退到宜昌,住在三弟张丽诚家中。他不顾日军的狂轰滥炸,把全部身心倾注于巨幅国画的创作上。就在这幅画好将完成的那天傍晚,又响起了凄历的空袭警报,人们纷纷躲进防空洞,张善孖依然不动,奋笔疾挥,把希望和愤怒都泼泻在画幅上。当时正巧一位飞行员前来看画,见此情景,激动万分,恭恭敬敬地向张善孖先生说:“张老,你就安心把画画好,等我去歼灭敌机!”张善孖在隆隆的爆炸声中,伴着冲天的火光,完成了这幅力作。画有上有二十八只猛虎,奔腾跳跃,追扑一线落日。老虎像征中国二十八省,威武勇猛,生气勃勃;落日像征日寇,夕阳西下,气息奄奄。他还在上面题词:“雄大王风,一致怒吼;威憾河山,势吞小丑!”当晚他对朋友说:“你们看,二十八省都怒吼了,小日本焉有不败之理。”后来他站在画前请人拍照。浓髯长袍的张善孖与这幅巨作融为一体,大义凛然,慷慨豪迈,显示了他的尊严与人格。正拦,单名泽,字善孖。自号虎痴。四川内江人,张大千大师的二哥。擅长山水、花卉、走兽,尤其喜欢画虎。曾在苏州网师园内豢养一虎,朝夕揣摩,创作出许多以老虎为题材的作品,名震画坛,故自号虎痴。他画了12幅以各种形态的虎为题材的画,并命名为《十二金钗图》,赢得盛誉。抗日战争爆发后,毅然抛弃财产和众多收藏品,走向第一线进行抗日宣传,创作出《天宝九如图》、《中国怒吼了》、《怒吼吧,中国》等名作,宣传保家卫国的民族精神。1939年初赴法国、美国举办抗日募集捐款画展,赢得海外人士的敬佩,当时的法国总统伦白朗称他是“东方近代艺术代表”。

自号虎痴

编辑

抗战爆发,他画了一群老虎,扑向前方,题名为《怒吼吧,中国》,以表达他对全民抗战胜利的歌颂。画有上有二十八只猛虎,奔腾跳跃,

张善孖作品张善孖作品


追扑一线落日。老虎像征中国二十八省,威武勇猛,生气勃勃;落日像征日寇,夕阳西下,气息奄奄。他还在上面题词:“雄大王风,一致怒吼;威憾河山,势吞小丑!”当晚他对朋友说:“你们看,二十八省都怒吼了,小日本焉有不败之理。”后来他站在画前请人拍照。1939年初赴法、美等国约二年,举办画展百余次,举行义卖、募捐,支持抗战。

张善孖自号“虎痴”、“虎髯”,时人则称他为“虎公”、“张老虎”。1935年,工农红军在万里长征,国民党师长郝梦麟被调入贵州,参加围剿。他的部队在黔岱的深山洞窟里抓到一虎崽,不久带回汉口“绥靖公署”,送给总参议朱伯林,时间长了,乳虎成了小老虎,每日再跟家里的孩子玩耍不免危险,朱伯林知道老友张善孖善画虎,就打个电报到苏州,问送你一头老虎要不要,这样的电报实在好玩,而张善孖接到电报是喜出望外-----为了画好老虎,他是养过老虎的,不过还是以前在四川的时候,这只老虎大概吃肉比较厉害,肉多生痰不幸夭折了,张善孖一直引为憾事。现在佳音传来,他立刻抱病专门去了汉口,载虎归来,网师园里的假山洞成了幼虎的新家。当他抱着小虎穿过苏州的繁华街道时,观者惊诧,一时轰动。关于郝梦麟,今天我们在《毛选》上还能看见他的名字,因为他死的壮烈,是中国军人的楷模,在华北抗战期间,战场上规模最大,历时最久,敌我双方伤亡惨重的忻口战役中,已经是军长的郝梦麟将军作为中路兵团总指挥,亲临前线指挥,不幸中弹。弥留之际,还高呼杀敌,这也是题外话了。

郝梦麟抓到的这只小老虎据说最爱喝鲜牛奶,极通人性,张善孖与之朝夕相处亲昵非凡,常以虎姿入画。张大千与张善孖还合作画虎十二幅,名为〈十二金衩图〉,以虎喻美人,是一点禅机,可惜这入画的“美女”即使是大声打个喷嚏,在人听来就是发出了虎啸,有一次有客来访,为虎所惊,张善孖在它头上以折扇轻击三下,虎儿认为主人当众羞辱了自己,委屈之下竟三日不进饮食,日夜做哀戚之声,此事居然惊动了城外的高僧灵岩寺方丈印光大师,印光亲自来网师园看虎儿,也是缘分。虎儿一见印光,立刻以头触地,流泪不已,让看破红尘的高僧也大为感慨,为它摩顶祈祷。三天后,虎儿还是夭折了,张善孖为之感伤不已,建冢立碑。1982年,张大千在海外仍然牵挂着这件往事,写下了“先仲兄所豢虎儿之墓”寄回苏州,今天这一手迹已经镌刻成碑,砌放在当时埋虎骨之处。

张善孖善画走兽、山水、花卉,他笔下之虎同前人画虎额颇有不同。前人画虎多为臆测,着重虎威的表现,至于虎的形体结构则不免有失。而张善孖笔下猛虎,既不失虎的威猛,又富有人性,含有一种温情,同时结构准确,华南虎的特征明显。据传说,华南虎不但少有伤人之举,而且行动起居避人而动。张善孖在自己园中饲养猛虎,以观察猛虎的一举一动。他对虎的习性非常了解,所以能深刻把握虎的动态,不失于流俗。传世作品很多,代表作品有藏于四川省博物馆的《虎图》等。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