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大家夏明远之子 编辑

国画大家夏明远之子:父亲总把创作放在第一位

夏明远(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夏明远去世了,这一段时间,我总觉得他并没有离去,整理他的遗物,总觉得他就在身边,像平常节假日一样,除了作画、看书看报、写日记,随时都会问我些工作生活、社会时事,聊聊他一段时间来接人待物和看新闻的感受。

父亲早年是在安徽老家接受的私塾教育,少年时,受一位留日归来的亲属竹楼公启发,喜欢上了国画。父亲是坚持“笔墨当随时代”创作信念的,并且一生都在身体力行。他从未离开过美术创作,但从不是独守画室,一直都与社会的变革保持着紧密联系,从中汲取创作的营养、找寻作品的根基。

我从小跟随父亲在天津美院的大院里长大,但对父亲的美术教育工作,却从没有直接的接触。只是在我的记忆里,周围的叔叔阿姨,不管是领导,还是很有成就的教授、学者、画家,都和我们一家关系很好。我至今记得,在美院红楼家属楼,每天傍晚下学后走进美院,一路和长辈们招着打呼,闻着各家飘出的不同饭香,饭后时常有叔叔阿姨来家小坐。那情景恍如眼前。

那时,父亲在家里,就是读书、看画史、作画,家就是他潜心作画的地方。我从未听过父亲议论别人的事。王雪溪老师回忆说:夏明远老师画室斋号观海轩,正是他自己心胸的写照,他从来不议论别人,听到时,也只是轻轻一笑。即便在“文革”中,父亲受到冲击被遣返原籍,历经磨难,多年后终于返津执教,我也从未听他抱怨过哪些人,他总是宽宏、豁达地对待不公正待遇。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总是很忙的,他总有自己的事务、创作安排,不大顾得上和家里人交流。于他而言,创作是第一位的。我从小记忆中最常见的,不过是他在画室里的背影。对此,我年少时颇有啧言。

他一生勤奋创作,坚持不辍,就是在“文革”中被遣返,在老家也没有放下画笔,尽可能利用一切条件创作。几年前,还有故乡的人专程来津,拿出画在包括木板在内各种材质上的、据说是他“文革”中的作品,请他鉴定。

父亲对学生感情很深,凡是学生需要的,他总是尽力相助。我记忆中,家里的客人有很多都是他的学生,只要是学生来了,他不管在忙什么,都停下来热情招呼。他的许多学生,今天已成为天津美术创作与教育事业的中坚。

记得父亲外出写生,时常会把在外地认识的学生带回家里,有的一直保持联系。父亲后来每年都拿出作品参加义卖,捐助天津师范大学的贫困大学生。父亲热心公益事业,每次重大灾情的赈灾义卖,父亲都慷慨捐助作品,奉献爱心。现在常常被人提起的一句话,就是感恩。我想,热心公益也许就是父亲对社会、对生活的感恩和回报的方式吧。

由于经历过中国现代历史的大变革,历经坎坷,父亲对中国今天这个时代认识颇深。每当节日全家亲属聚餐,常要求我们不论大小,都要说上几句,他老人家说的中心意思大都是:现在是百年来中国最好的时代,是伟大的盛世,我们每个人都要努力,都要思考,要在这个时代里有作为。

相似的意思,其实我们从各种传媒中并不少见,但听父亲说来,我们当然知道分量不一样。父亲是民主人士,他的话并非说教,是从自己的大时代亲身经历、历经磨难的生活轨迹而来,是由衷的感受,是非同一般的认识,当然更是对我们子女亲属的深刻教育。

父亲以103岁高龄走了,但是于我们而言,他并没有走,永远不会走远……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