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点评国画大师黄宾虹 编辑

傅雷点评国画大师 黄宾虹六十岁左右的作品尚未成熟

傅雷

傅雷被冠以翻译家的头衔,人们很容易忽视其美术方面的造诣。他早年留学法国主修的就是艺术理论,1931年回国后,曾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现上海大学美术学院讲授美术史。

傅雷偏爱中国传统艺术,1932年他撰写的《现代中国艺术之恐慌》指出,现代中国艺术的状况是“既没有真切的情绪,也没有坚实的技巧”。1935年,傅雷欣赏了黄宾虹及其画作后,欣喜万分,引为平生知己。傅雷对绘画艺术与名家有许多切实精妙的评论,散见于其所作的序文与书信中,大部分收录于《傅雷全集》第二十卷。2005年,傅雷之子傅敏辑录其中精华,编辑出版《傅雷谈美术》一书,本文主要选录书中傅雷对近现代绘画大师的精彩点评。

评石涛:石涛为六百年来天才最高之画家,技术方面之广,造诣之深,为吾国艺术史上有数人物。

评齐白石、黄宾虹:以我数十年看画的水平来说,近代名家除白石、宾虹二公外,余者皆欺世盗名;而白石尚嫌读书太少,接触传统不够,他只崇拜到金冬习为止。宾虹则是广收博取,不宗一家一派,浸淫唐宋,集历代各家之精华之大成,而构成自己面目。尤其可贵者他对以前的大师都只传其神而不袭其貌,他能用一种全新的笔法给你荆浩、关同、范宽的精神气概,或者是子久、云林、山樵的意境。

白石老人则是全靠天赋的色彩感与对事物的新鲜感,线条的变化并不多,但比吴昌硕多一种婀娜妩媚的青春之美。黄宾虹的写实本领,不用说国画中几百年来无人可比,他的概括与综合的能力极强。所以他一生的面目也最多,而成功也最晚。六十左右的作品尚未成熟,直至七十、八十、九十,方始登峰造极。我认为在综合前人方面,石涛以后,宾翁一人而已。

评吴昌硕:吴昌硕全靠“金石学”的功夫,把古篆籀的笔法移到画上来,所以有古拙与素雅之美,但其流弊是干枯。

评刘海粟:至于从未下过真功夫而凭秃笔横扫,以剑拔弩张为雄浑有力者,是自欺欺人,如大师即是。来书以大师气魄豪迈为言,鄙见只觉其满纸浮夸,如其为人,虚张声势而已……他的用笔没一笔经得起磨勘,用墨也全未懂得墨分五彩。偶尔凭着本能有几幅成功的作品。解放以来的三五幅好画,用国际水平衡量,只能说是平平稳稳无毛病而已。如抗战期间在南洋所画斗鸡一类的东西,久成绝响。

评张大千:足下所习见者想系大千辈所剽窃之一二种面目,其实此公宋元功力极深,不从古典中泡过来的人空言创新,徒见其不知天高地厚而已。大千是另一路投机分子,一生最大本领是造假石涛,那却是顶尖儿的第一流高手。他自己创作时充其量只能窃取道济的一鳞半爪,或者从陈白阳、徐青藤、八大那儿搬一些花卉来迷人唬人。

评溥心畲:山水画虽然单薄,松散,荒率,花鸟的趣味却是高出大千太多!一般修养亦非大千可比。

评庞熏琹:他在抗战期间在人称风景方面走出了一条新路,融和中西艺术的成功的路,可惜没有继续走下去,十二年来完全抛荒了。

评林风眠:因抗战时颜料面布不可得,改用宣纸与广告画颜色,现在时兴叫做粉彩画,效果极像油画,粗看竟分不出,成绩反比抗战前的油画为胜。诗意浓郁,自成一家,也是另一种融和中西的风格。以人品及艺术良心与努力而论,他也是老辈中绝无仅有的人了。

评徐燕孙:徐燕孙在此开会,标价奇昂(三四千者触目皆是),而成绩不恶,但满场皆如月份牌美女,令人作呕。

评吴湖帆:吴湖帆君近方率其门人一二十辈大开画会,作品类多,甜熟趋时,上焉者整齐精工,模仿形似,下焉者五色杂陈,难免恶俗矣。如此教授为生徒鬻画,计固良得,但去艺术则远矣。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